快捷搜索:
太阳集团游戏官方网址 > 现代文学 > 神州散记500篇

原标题:神州散记500篇

浏览次数:182 时间:2019-11-12

罗兰
  闲中整理抽屉,发现有一个小小的计算器。
  我一生逃避数目字,日常生活中的数目字似乎只是几月几日星期几,再有大概就是计程车钱的“照表减四”,连买菜都不再由我算帐,自有柜台的收银机帮我算好,为图省事,常是付张整钞,由它找。何况我实在也极少买菜。每月的水电费是在银行开个帐户,由他们代付的。
  这个小计算器是怎么来到我抽屉里的,我不太记得,细看,上面有一行小小的金字,是第43届记者节的赠品。
  我一时觉得对它有点歉疚,为什么不打开来看看,试用一下呢?计算器是很好玩的东西。你可以随意把心中想到的数字给它去加减乘除,它就乖乖地把得数显现给你看。数目字在你任意拨弄下,忽然变成长长的一串,忽然缩成短短的一截。而当你不忍心再折磨它的时候,就可以立刻大发慈悲,使它“归零”休息。
  小小的计算器,好像是一个奔劳的生命,那么认真执著于每一个细小数字的得失。它要求自己绝对正确,毫厘不爽;即使在你这游戏的手下,也把你那不负责任的拨弄当真,竭忠尽智地显示出你其实一点也不认真要求知道的每一次的增减损益。而最后,如果你让它休息,它就一声不响地“归零”。好像是你让它走完了长长的征途,好不容易得到了休息。而在这游戏的过程中,你会觉得自己代表了一只命运之手,居高临下,旁观着各样的人生。看他们有时呼风唤雨,非常成功;有时蹇舛困顿,寸步难行。而无论它这一趟任务是成是败,也无论是拥有了妻财子禄,或是孑然一身,最后都将烟消云散。银行中的万贯家财,世界上的赫赫名声;成功乐,儿孙福,一切一切,终于还是要如同这曾经展现过亿万数字的计算器,当你倦于拨弄,可以使它“归零”。
  想到“归零”,我觉得有点可笑。数十年挣扎奔忙,最后“归零”时的感觉,大概也如同那在瞬间消失了一切数字的计算器,是清静又安逸的吧,而在明知终会“归零”,也仍不敢放手息局的奔忙中,如能看到计算器上“归零”那一刻的烟消云散,大概对整个人生的悲悯也就化为这一刻的解脱感了。
  名利竟如何?恩情又怎样?一切的执著无非是抽象数字暂时的显现。重要的是,该认真生活的时候,认真地生活过了;能做做旁观者的时候,也潇洒地旁观过了。未曾忘记快乐;也尽力摆脱苦恼。来到手中的,欣然接受;要从手中溜走的,怡然放手。名利如此,恩情也是一样。有过的就是有过了,失去时也应认可,那计算器上灵敏活跃的数字,如昙花般显现又消失,所记录的其实就正像这踊跃多彩的人生。造物者曾按下那使你开始奔劳的按钮,造物者也将释放你,让你“归零”。
  庄子的话真是生动!他说:“大块载我以形,劳我以生,佚我以老,息我以死。”“息”字用得真是“现代”!那岂不就是计算器在一连串得失损益之后的“获释”?那真是最漂亮的一种“消失”。好像第一流的大乐团在最可爱的指挥者的手势下极有默契的全部休止,一瞬间就稳去了所有的声音。
  小小的这计算器,比一块苏打饼干还小,而它容纳的却像是人们一生的数字,在增多与减少、收获与付出、得到与失去、喜悦与惆怅的一连串浮沉之后,会悄然而心安理得地这样“归零”,这样“隐去”,给我的感觉是如此的潇洒,这样的收放自如又率真!

图片 1

午睡醒后。

戴南震惊的发现。

公司里庸庸碌碌的人群。

每个人的脑袋上都顶着一长串数字。

每串数字都很有规律的在向下递减。

减一,再减一。

数字都大小不一。

总体来看。

年纪轻的人数字普遍庞大,年纪大的人数字会小了不少。

难道是……

这个情况,用脚指头想也知道是什么了。

都是现代人,小说电影看了那么多。

了解的玄幻知识也够丰富。

很多东西并不会感觉无法理解。

我……我难道是死神转世还是死神代理人?

戴南围着办公桌转了一圈,逐个抽屉都翻了一遍。

没有找到象征死神的黑色镰刀,也没有找到死亡笔记。

也不像呀,专属道具也没一件。

唉,光看到个数字,有什么用。

让我睡不着时,数着玩吗?

对了,我得先看看自己的数字。

戴南抬头一看,映入眼帘的只有惨白的天花板。

什么数字也没有。

戴南自嘲的一笑。

这种上天恩赐的外挂技能,总是有缺陷的。

就像算命的人,可以给别人算命,但都无法算自己的命。

医不自治嘛。

戴南扭头看看邻桌的小张的头顶。

再按秒换算了下。

这个数字……好精致……

“小张,你近期有谈女朋友吗?”

“我擦,戴哥你怎么总提我的伤心事,别说近期,就是远期,我也没谈啊,都三年没谈女朋友了。”

“你别太挑,找个还行的姑娘就结了吧,你年纪三十出头,也不小了,你爸妈还等着抱娃呢。”

“我也想呀,戴哥你这里有没有好介绍的,我是真找不到,我自己也急呀。”

“行,行,我帮你留意留意。”

戴南起身,端着杯子去茶水间。

小张人其实不错的,可是只有3年多的时间,我介绍谁给你,就是坑谁……这个怎么办。

在走廊上,迎面走来了李经理。

戴南看了眼他头上的数字,摸出手机,用计算器一顿换算。

“喂喂喂,你怎么又在看手机,工作的时候看手机,走路也看手机。上班是发你薪水,让你来工作的,不是让你来看手机的。”

李经理皱着眉头,大声呵斥。

眼睛的余光还四处扫射,似乎很享受这种当众训斥人,然后被其他员工羡慕或惊怕的眼神。

“行,我知道了,李经理说的对,我这就改。”

戴南卖着笑脸,乖乖的把手机放回裤子口袋。

“哼。”

李经理鼻孔喷出一个单音,大步离去,脚步声更显明亮。

戴南回头看了他一眼,轻蔑一笑,何必跟只有8年寿命的人计较呢。

可怜的李经理,听说他现在也才刚刚38岁。

刚买的房子还贷款了30年。

戴南在茶水间里一边洗着杯子。

一边思考着这个数字能有什么用,能不能用来赚到钱。

现在赚钱才是硬道理,没钱哪来的房子,车子,妹子。

钱不是万能的,没钱是万万不能的。

自己家里的房子还背着18年的贷款呢

想了半天,也没想出个结果。

这个问题,确实有点突如其来。

偶然抬头,戴南透过茶水间的镜子。

看到自己头上也顶着一串数字。

戴南整个人都凉了。

血都凉了。

凉到背上一片冰凉。

短短几秒钟,内衣内裤被冷汗浸湿。

不可能。

这不可能!

戴南抖抖索索的摸出手机,按了几次才按对数字。

换算出来的结果是,1小时36分11秒。

戴南抬头再次看向镜子的时候,数字又少了21。

也就是,戴南前面计算又用掉了21秒。

为什么会这样?

戴南杯子也没拿。

跌跌撞撞的往回走。

在瘫坐到椅子上的那一刻,戴南感觉自己所有力气被抽空。

怎么办?怎么会这样!!!

戴南双手用力的拉扯着自己的头发。

眉头皱出了数十个一。

感觉必须要用疼痛,才能来稍稍降低现在的惊恐。

不对,肯定是看错了,要么算错了。

戴南一把把对面办公桌上,小姑娘的镜子给拿了过来。

“诶诶,戴哥,你怎么也开始照镜子啦,是不是有什么桃花运。”

对面的小姑娘笑问道。

戴南没理她。

小姑娘看戴南的脸色有点怪,也没有继续打趣下去。

小张也发现戴南有点不对劲。

“戴哥,你的脸色不太好,嘴唇都有点发白了,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戴南谁都没理。

而是通过镜子,再三确认自己头顶的数字。

通过手机计算器,普通计算机,电脑计算器。

统统算了下。

数字并没有错,现在还剩下。

1小时33分08秒。

戴南整个人瘫坐在椅子上。

脑子一片空白。

我只剩下这点时间了吗?

不应该啊,我还那么年轻!!!

我还没活够啊!!!

为什么,老天爷要让我那么早就死。

我从不干伤天害理的事情。

职场的斗争摩擦肯定有。

但那都是职场潜规则,并不违法。

人人都在社会中寻求生存,丛林法则谁都必须遵守啊!

我不能死!

我不能那么早就死!

戴南什么也都顾不得了,直接伸手,疯了一般就去抓小张头上的数字。

双手穿过数字,什么都抓不到。

小张被吓了一大跳,看到戴哥赤红着眼睛,张牙舞爪的向自己头顶抓来。

整个人猛地向后一退,随着椅子一起倒在地上。

戴南看着地上的小张。

他的数字还是该怎样就怎样。

然后戴南自己照照镜子。

自己的数字还是一样稀少的可怜。

小张也是明显被吓到了。

平时见人都笑眯眯,对谁都有理有趣,公认的已婚好男人。

怎么会像恶魔一样的向自己扑来。

他站在一旁,都不敢坐回来。

戴南在椅子上呆坐着。

整个人像是泄了气的气球。

呼吸是无声的。

眼神也是呆滞的。

听到这里响动的附近同事过来看是怎么回事。

都被小张拦住了,他怕戴哥再次暴起。

前面还开开心心聊天的人,怎么一会儿就这样了。

呆坐了一会儿。

戴南突然从椅子上蹦了起来。

拎起自己的包就跑。

我不能坐在这里等死。

我必须出去想办法。

时间已经不多了。

不能在这里耽搁。

戴南在楼廊上飞奔。

听到声响的李经理走出经理室。

“喂喂喂,你干嘛,公司里可以奔吗?公司让你来工作……”

“滚!!!”

戴南重重的吼出一个字,跑出了公司大门。

李经理整个人呆若木鸡,口不能闭。

在下楼的电梯里。

戴南死皱着眉头。

在电梯里乱窜。

双手握拳还直锤着电梯。

到底有什么办法才可以延长寿命。

走出了大楼,戴南对着迎面走来的所有人,他都伸手去抓那串数字。

可是,没有任何效果。

很多人惊讶的看着他,甚至还有年轻小伙子要上来动手。

可是,看到戴南赤红嗜血,犹如野兽般的眼神。

他们也犹豫了。

不行!不行!还是不行!

大人,小孩,老人。

男人,女人。

都没用,我没法去抓取别人的生命。

然后,戴南还去了公司隔壁一条街的医院。

都说病人的阳气弱。

看看是否可以抓取病人的寿命。

一楼一楼的扫楼过去,要不是太平间门关着,他都想要进去试一下。

结果,还是失望。

戴南坐在医院门口的台阶上,摸出从医院里顺来的小镜子。

照了照头顶。

还有1小时05分57秒。

戴南双手抱头。

在人来人往的大街边上,一个人傻傻的哭起来。

他从没有感到如此无助。

仿佛不论怎么做,都无法拯救自己。

我是真的就要死了吗?

我想活啊!!!

可是,我没办法,我真的没办法了。

再无耻的办法我都试了。

还是不行。

而且,这个数字已经确认是生命倒计时了。

前面在医院里,正好看到病房里有一位头顶着数字18的老太。

当数字跳为0的时候。

老太床头柜上的心率仪上的绿线也变成了一条直线。

生命的终结证实了数字的真实。

我现在该干嘛呢。

还要钱吗?

现在要钱还有什么用呢。

想想往日在职场上的勾心斗角多么的可笑。

讨领导的赏识真的有那么重要吗?

客户的马屁真的那么诱人?

有命重要?

戴南发现,往日里,他最重视,最用力争夺的那些视若珍宝的东西。

现在如此分文不值。

在想到,最重要的到底是什么的时候。

戴南发现,在自己的脑海里,出现了几张那么熟悉的脸庞。

爸爸妈妈年纪越来越大了。

皮肤开始褶皱。

动作也开始迟缓。

他们总是跟戴南说。

南南,你再忙,也要照顾好自己的身体。

我们两个身体好着呢。

不用担心我们。

你是男人。

要照顾好自己的家庭。

每次回去看他们的时候。

他们眼里总是有着无法掩饰的喜悦。

可是每次离开的时候,他们眼里又多了一份失落。

回去的路程远吗?

乘车的话也就2个小时。

可是,一年我回去过几次?

1次还是2次。

甚至,有的时候过年也没有回去。

当春节爸妈打电话过来,问戴南今年春节什么时候回去的时候。

自己还说,爸妈,今年春节,要陪一个大客户要去国外过春节。

所以不能回来了,爸妈要注意身体,你们春节快乐。

当时,电话那头的爸爸,明显停顿了两秒。

然后说。

好的,南南,工作重要。在国外,一定要注意安全,照顾好自己。

在最后快挂电话的时候。

爸爸仿佛思考了很久,才吐出了一段话。

那,就先这样吧,对了,南南,如果……如果有空的话,就回来一下吧。

你妈想你了。

如果没空,就算了。

戴南发现,然后的一年中,自己没有回去过。

爸妈。

真的能快乐吗?

戴南的脑海里还有两张脸。

一大一小。

戴南,我今天漂亮吗?

戴南,今天是我们认识后的第一个圣诞节哦。

戴南,我爱你哦。

老公,从今天开始我是你的合法妻子,你要照顾我一辈子哦。

老公,我也会爱你一辈子呢。

老公,你放心工作,家里的事情,我会想办法的。

老公,你几点回来呀,宝贝快睡着了,你快来不及跟她说晚安了。

老公,你还要几天才能回来,宝贝会说话了,她要喊你爸爸。

老公。

老公。

老公。

戴南发现。

在自己的记忆中。

宝贝女儿的脸竟然有些模糊。

自己是有多久没有认真看过自己的女儿了。

每天回家之后。

女儿总是喜欢拖着玩具过来找自己一起玩。

可是自己总是说累。

让她自己玩。

因为累。

女儿四岁了。

自己没有给她换过尿布。

没有给她喂过奶粉。

没有给她洗过澡。

可是。

真的有那么累吗。

口中的宝贝,自己真的宝贝过吗?

戴南觉得自己在不经意间,错过了很多无比重要的经历。

不能再等了。

本文由太阳集团游戏官方网址发布于现代文学,转载请注明出处:神州散记500篇

关键词: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